社會性別

原文網頁連結,如對本網頁翻譯有問題,歡迎聯絡我們



定義:社會性別(作為社會文化與行為發展的過程)指的是形塑「陰柔(feminine)」和「陽剛(masculine)」的行為、產品、技術、環境以及知識的文化和社交的文化態度與行為表現。「陰柔」和「陽剛」是生理男性或女性在多重面向上的實踐,社會性別不一定與生理性別相符,性別化的態度和行為也並非固定的二元對立,而是游移的多重連續體。

背景:「社會性別」一詞出現於1960 年代後期,它拒絕用生物決定論解釋何謂生理性別角色與期待。不同於「生理性別」以生物性因素解釋性別,「社會性別」則是以社會及文化因素剖析日常性別行為與態度是如何被形塑(見名詞解釋:生理性別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是不同的名詞)。在「社會性別」視角中,性別化的行為和態度經由學習而來;它們既不固定,也不存在通用原則。社會性別規範、社會性別關係和社會性別身分持續不斷地變化,它們會因歷史時代、文化和地點等差異而變化,例如:1950年代VS 2010年代、西班牙VS德國,以及城市VS鄉村區域。社會性別也因特定的社會背景而有所不同,例如:工作/家庭。社會性別身分能與其他身分相互作用,例如:民族或階層(見:分析與生理/社會性別交織的因子)。

社會性別如何作用:
人們透過學習行為,得以在複雜的社會體系中行使人類功能。藉由說話方式、舉止、使用物品,以及行為展現都可被視為是種信號,藉由這些信號傳遞我們是誰以及建立互動規則。社會性別是這組行為和態度的其中一個層面。因此,社會性別可以成為研究和設計的重要觀點(見:分析社會性別重新思考研究優先次序與結果形成研究問題重新思考概念與理論工程創新程序健康和生物醫學研究設計重新思考標準和參考模型以及重新思考語言和視覺表徵)。

  1. 性別規範指的是透過社會機制(例如家庭、學校、工作場域、實驗室、大學或會議室等)以及廣泛的文化產物(書本、文學、電影或電動遊戲)所產生。性別規範會影響產品和技術的開發(見案例研究:探索為高齡者設計的輔助科技市場機器翻譯機器發聲以及電動遊戲):
    • 性別規範是一種社會態度,它形塑了社會對女性或男性應有哪些適當的行為、偏好、產品、專業或知識,因此,性別規範可能影響科學與科技的發展。

    • 性別規範利用社會對任一性別的偏見,強化了性別刻版印象,也就是理想化的女性和男性陰柔特質和陽剛特質
    • 性別規範會因歷史時代、文化和地點的不同而改變,例如:1950年代相對於 2010年代、西班牙相對於德國,以及城市相對於鄉村區域。
      社會性別也會因特定的社會背景而有所不同,例如:工作/家庭。
  2. 性別身分指的是個人和群體如何自我察覺、表達自我,以及他人如何看待自己(Schiebinger, 1999)。任一個體可能是多種的陰柔特質與陽剛特質(無論其為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混合體,端看其所處的背景與脈絡而定。換言之,性別身分視特定的背景而定。舉例來說,男性在開會時會使用具陽剛特質的領導技巧,但是當他在教導小孩做數學題目時,他可能傾向使用較具陰柔特質的教學方式。請注意:
    • 跨性別描述個體的性別特質與展現(包含身分認同)與出生性別不一致者(WPATH, 2011)。
    • 順性別意指出生性別與社會性別認同(包含性別特質、性別身分)一致者。
  3. 性別關係指的是在具有不同性別身分的個體中所展現的權力關係。例如:社會互動過程中,男性患者與女性醫師。
    • 勞務分工是性別關係一項重要的層面。既有社會框架下,男性和女性被區分在不同的活動型態中(如:有償或無償)。特定的勞務或領域容易受性別隔離影響,因此,個體活動也越容易被貼上性別標籤,並以當中多數的性別身分形容該項職業或勞動。舉例來說:護理被視為「女性化/陰柔特質」的職業,而工程則被當成「男性化/陽剛特質」職業 (Faulkner, 2009)。
    • 在高度性別角色隔離的工作環境中,女性和男性都需要交流彼此在不同視角的專業知識,而有時這樣的觀點交流有助於「性別化創新」發展(見:參與式研究和設計;亦見案例研究:水利基礎設施)。
    • 性別關係也可能內建於現有的產品或是已建立的環境中,例如:運輸系統(見案例研究:公共運輸)。

參考資料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APA). (2000).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ourth Edition, Text Revision (DSM-IV-TR). Arlington: APA.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 5th edition (2013).

Faulkner, W. (2009). Doing Gender in Engineering Workplace Cultures: Part I — Observations from the Field. Engineering Studies, 1 (1) 3-18.

Fausto-Sterling, A. (2000). The Five Sexes, Revisited. The Sciences, 40 (4), 18-23.

Fausto-Sterling, A. (2012). The Dynamic Development of Gender Variability. Journal of Homosexuality, 59, 398-421.

Kessler, S. (1990). The Medical Construction of Gender: Case Management of Intersexed Infants. Signs: Journal of Women in Culture and Society. 16 (1), 3-25.

Meyer, I. (2003). Prejudice as Stress: Conceptual and Measurement Problems.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93 (2), 262-265.

Schiebinger, L. (1999). Has Feminism Changed Science?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1990).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and Related Health Problems (ICD)—10th Revision. Geneva: WHO.

World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 for Transgender Health (WPATH). (2011). Standards of Care for the Health of Transsexual, Transgender, and Gender-Nonconforming People. Minneapolis: WPATH.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termssite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