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與民族

原文網頁連結,如對本網頁翻譯有問題,歡迎聯絡我們



「種族」和「民族」是組複雜的名詞,而且經常被交互使用。這兩個名詞源自兩種概念,「種族」指的是生物層面,而「民族」指的是文化現象。這種區分反映了辨別生理性別社會性別的重要性。然而,與「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不同的是,目前種族和族群的核心區辨並未達成共識。

種族的定義
種族是一種經過歷史壓迫、奴役和征服鍛鍊而成的強大社會範疇。多數的遺傳學家認為以去氧核醣核酸為標準的種族分類法是無效的。任何指定種族內的遺傳差異通常較種族間的遺傳差異大。多數種族遺傳指標的差異並不足以用於醫學研究(Duster, 2009;Cosmides, 2003)。

種族是一種社會範疇
人們所擁有的福利、接觸的環境毒素、以及取得藥品的管道皆顯著不同,而這些可能是造成衛生條件差異的因素。2000年,Krieger將因種族歧視而造成的差異稱作「種族關係的生物表現(biological expressions of race relations)」。舉例來說,美國前十大死因中,有八種疾病的致死率是非裔美國人高於其他種族(種族、民族和遺傳學工作小組,2005年)。雖然部分差異可以透過社會階層解釋,但是它們仍無法被歸因於階級差異。

科學種族主義
美國醫學研究所指出,「從歷史上看,種族,民族,年齡,國籍,宗教和生理性別的研究,有時會導致歧視性的做法」(Wizemann & Pardue, 2001)。同樣地,用於整個十八以及十九世紀以「先天生理性別差異」為基礎的科學,證明女性被排除在科學和專業之外,並否認女性的公民權;以「固有的種族差異」為基礎的科學,則作為非白人種族持續性從屬關係的證明 (Russett, 1989; Schiebinger, 1993)。許多於十九世紀完成的研究,極力顯示白人和黑人之腦部結構的差異反映了非白人族群演化較少的事實(Tucker, 1996)。二十世紀,在爭論智商和腦部結構時,亦有類似的見解(Gould, 1996)。

地理祖先的定義
生物學家Marcus Feldman和Richard Lewontin寫道,人類中0.1%的遺傳學差異可以回溯至分散的祖先地理區域。舉例來說,鐮型血球貧血症被認為應與地理祖先有關而非與種族有關。鐮型血球貧血症出現於瘧疾盛行的地方,包括: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中海和印度次大陸。因此,生物地理祖先知識可協助醫師進行醫療診斷(Koenig et al., 2008)。

民族的定義
民族指的是享有共同身分為基礎的祖先、語言或文化族群,例如:愛爾蘭人、斐濟人或是蘇族人;它往往是基於宗教、信仰、習俗以及遷移或殖民的回憶(Cornell & Hartmann, 2007)。在科學分析中,區分這些因子是重要的,但,以此分辨種族和民族的做法仍不太嚴謹。生物人類學家Fatimah Jackson (2003年) 提供了一個文化習俗被誤解為生物差異的例子,她寫道:傳統上住在密西西比三角洲的小型民族使用黃樟烹飪。黃樟會提高罹患胰臟癌的敏感性。但是在缺乏對文化與生物特性認知的認知下,醫師可能會將胰腺癌的地理集群性,解釋為遺傳或種族特性。然而實際上,在這個例子中,罹患胰臟癌是經由共享烹飪習慣的文化而來。

現今歐盟國家準則

  1. 歐盟委員會反對種族主義與偏見歧視,歐盟建議各會員國「在適當的時候和地點,根據歐洲的法律、法規和建議,收集相關保護和隱私保護的資料,這些數據將有助於評估和評價,特別是容易遭受種族主義、仇外心理、反猶太主義和種族不容主義族群的情況和經驗」(ECRI, 1998; see also Simon, 2007)。
  2. 歐洲議會指令95/46/EC號指令第8條規定,成員國「禁止洩漏個人資料,包含其種族或民族、政治觀點、宗教或哲學信仰、[或]工會會員資格,亦嚴禁洩漏健康或性生活相關的數據」,某些例外的情況包括科學、衛生和醫學研究。當收集這些數據後,指令要求「具體和適當的保障措施,以保障個人基本權利和隱私」(歐洲議會,1995年)。

現今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研究準則
為保障美國人民之衛生與醫療權益,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要求其補助之研究須將「種族和民族」列為研究變數,相關規定如下:

  1. 「少數族群及弱勢群體成員皆應納入所有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資助的研究」。1993年,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復興法案,公法103-43,副標題B—女性和少數族群的臨床研究資產
  2. 研究人員將研究對象分成兩個民族類別(西班牙裔或拉美裔、非西班牙裔或拉美裔)和五個種族分類(美洲印第安人或阿拉斯加原住民、亞裔、黑人或非裔美國人、夏威夷原住民或其他太平洋島民、和白人)。2001年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對種族和民族資料的政策報告

NIH研究準則詳細紀載,研究人員必須依靠受試者的自我識別(自我認同)以蒐集有關種族和民族的資料,此外,研究人員必須提供受訪者選擇多個種族稱號的機會。此項研究準則奠基在「分類的範疇為社會政治所建構,因此,範疇不應該被解釋為自然人類學的性質」信念之上。

研究中種族和民族分析的問題

  1.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準則讓病人選擇多個「種族稱號」;約有1/5的美國人標識為多種族,使得研究明確區分的難度越來越高。
  2. 定義種族與民族可能意味著人民之間的同質性比存在性更高。舉例來說,政府機構荷蘭統計局(CBS)將移民(外來者)區分成兩個範疇:來自西方或非西方,例如,兩大類移民(allochtonen)之間的區別。非西方範疇包括來自不同地區,例如:非洲,拉丁美洲和亞洲(Centrall Bureau vorr de Statistiek, 2011)。
  3. 種族及民族議題有時可能在特定的歐洲國家或美國較有關聯,而在全球視角中則較不具關聯性。
  4. 在探討健康差異的議題時,仍過度強調種族差異而非社會經濟和環境等因素。例如:美國蒐集的衛生數據統計中仍不包含下列變因:
    1. 社會經濟因素,例如:教育程度、經濟資源、或是系統性的歧視對健康的影響;或是…
    2. 環境因素,例如:住家品質或接觸有毒物質。

參考資料

Centrall Bureau vorr de Statistiek (CBS). (2011). Allochtoon. http://www.cbs.nl/nl-NL/menu/methoden/toelichtingen/alfabet/a/allochtoon.htm.

Cornell, S., & Hartmann, D. (2007). Ethnicity and Race: Making Identities in a Changing World. Thousand Oaks: Pine Forge Press.

Cosmides, L., Tooby, J., & Kurzban, R. (2003). Perceptions of Race.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 4 (7), 173-179.

Duster, T. (2009). Debating Reality and Relevance. Science, 324 (5931), 1144-145.

European Commission against Racism and Intolerance (ECRI). (1998). ECRI General Policy Recommendation Number 4 on National Surveys on the Experience and Perception of Discrimination and Racism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Potential Victims. Strasbourg: Council of Europe.

European Parliment. (1995). Directive 95/46/EC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4 October 1995 on the Protection of Individuals with Regard to the Processing of Personal Data and on the Free Movement of Such Data.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ies, L281, 31.

Feldman, M. & Lewontin, R. (2008). Race, Ancestry, and Medicine. In Revisiting Race in a Genomic Age. Ed. B. Koenig, Sandra S., S. Richardson. (Eds.) New Brunswick: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2008, 89-101.

Gould, S. J. (1996). The Mismeasure of Man. New York: Norton.

Jackson, F. (2003). Ethnogenetic Layering: A Novel Approach to Determining Environmental Health Risks Among Children from Three U.S. Regions. Journal of Children’s Health, 1 (3), 369–386.

Koenig, B., Lee, S., Richardson, S. (Eds.) (2008) Revisiting Race in a Genomic Age. New Brunswick: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Krieger, N. (2000). Refiguring “Race”: Epidemiology, Racialized Biology, and Biological Expressions of Race Relatio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ealth Services, 1 (30), 211-216.

Pardue, M., & Wizemann, T. (Eds.) (2001). Exploring the Biological Contributions to Human Health: Does Sex Matter?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Press.

Race, Ethnicity, and Genetics Working Group. (2005). The Use of Racial, Ethnic, and AncestralCategories in Human Genetics Research.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77, 519-532.

Russett, C.E. (1989). Sexual Science: The Victorian Construction of Womanhood.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Schiebinger, L. (2004). Nature’s Body: Gender in the Making of Modern Science. New Brunswick: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Simon, P. (2007). “Ethnic” Statistics and Data Protection in the Council of Europe Countries. Strasbourg: Council of Europe.

Tucker, W. (1996). The Science and Politics of Racial Research. Champaign: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termssite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