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ee small

HIV殺菌劑:

重新思考研究優先次序與結果

原文網頁連結,如對本網頁翻譯有問題,歡迎聯絡我們



議題

工程學是一個儘管國內和國際都已努力進行,女性代表性仍顯不足的領域。雖然許多現行方案都旨在增加女性的參與率,但很少有人考慮過研究重點、籌資決策以及計畫目標如何影響女性與男性參與研究的比例。

方法:重新思考研究優先次序與結果

本個案研究分析了特定機械工程實驗室研究優先次序的變化如何增加女性於實驗室工作的人數。當應用物理學家Andrew Szeri實驗室的研究重點,轉為提供女性控制HIV殺菌劑的膠體流體力學,女性開始被這類研究吸引。提高女性參與工程的人數可能需要重建研究概念,包括以創新和前瞻性的方式分析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

性別化創新:

  1. 當研究優先次序改為著重於可能直接促進人類健康的計畫時,女性於一個機械工程實驗室的比例顯著增加。同時,這項優先次序上的改變也拓展了流體力學的研究領域。
  2. 目前正在開發由女性控制的HIV防護產品以協助文化背景是較無權向性行為說「不」或是無法仰賴伴侶安全使用保險套的女性。這項科技所代表的創新,有助於避免HIV散布。
  3. 瞭解跨文化性行為的不同,可進一步改善HIV預防方法方面的發展。這些發展可以進一步協助撒哈拉沙漠以南曾與男性發生性行為的女性及男性。
前往完整案例研究

原文網頁連結,如對本網頁翻譯有問題,歡迎聯絡我們



議題
性別化創新 1:藉由改變研究優先次序增加女性參與工程的人數
方法:重新思考研究優先次序與結果
分析學術紀律
性別化創新 2:由女性控制的HIV預防
方法:形成研究問題
性別化創新 3:分析與社會性別交織的因子,以改善殺菌劑
方法:分析與生理/社會性別交織的因子
結論
下一步
 

議題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歐盟和美國紛紛進行投資,以增加女性科學家和工程師的數量 (Marchetti 等人,2010; Rosser, 2008)。然而,女性參與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領域(STEM)的比例仍然偏低。這顯示對愈來愈多的女性而言,除了在僱用和升遷方式上移除隱微的社會性別偏見、停止任期限制、培訓領導能力等等的方案,女性還需要更多協助。這類的干預是必要的,但仍不足夠。愈來愈多的女性可能也需要「改變知識」或重建研究概念,包括以創新和前瞻性的方式分析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

性別化創新 1:藉由改變研究優先次序增加女性參與工程的人數

機械工程教授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院長Andrew Szeri藉由改變其實驗室研究重點增加了在他機械工程實驗室工作的女性人數。在過去十年中,他將研究主題從應用物理學改為著重於生物醫學工程;在此過程中,他的實驗室由男性多數變成女性多數 (見 Method)。如同Szeri解釋的:「數學方法(我一直非常依賴的)沒有改變很多,但是,計畫目標倒是改變許多。研究目標從瞭解問題的物理特性變成開發能用於評估醫療狀況的設備或治療模型」(Szeri, 2009)。

方法:重新思考研究優先次序與結果

鑑於有限的資源,關於研究優先次序的選擇,科學家和工程師將針對健康和財富方面分析誰會或誰不會受益於特定方案。這項工作對不同社會和文化背景的女性與男性,會造成哪些不同的影響?

特定研究方案的社會根源和後果,可能是決定科學家和工程師對該方案是否有興趣的因素之一。

在改變他的實驗室研究重點過程中,Szeri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後果:女性在他實驗室工作的比例有所增加。需要更多的研究來觀察改變研究方向是否會強烈影響選擇參與這項研究的人。

 

分析學術紀律

科學與工程紀律建立於大學排除女性和歸屬於女性價值的年代 (Schiebinger, 1989)。女性主義的區別在於認為女性天生就比男性更貼心,而且「女性」價值可能推動科學和工程逐步改變。然而,經驗證據顯示,社會性別具多樣性和變動性,並且反對以下列方式將社會性別本質化: 陰柔特質與陽剛特質 會隨時間和地點改變。女性與男性的 刻版印象 容易造成偏見,即使刻板印象顯然是正面的(「女性是有教養的」等)。因此,我們不應預設女性的科學參與和所追求的研究種類間只是一種簡單的關係。自1970年代開始,女性於科學和工程的參與度增加,一直伴隨著研究優先次序和組織紀律的變化。雖然還需要更多研究來了解相關交互作用,但是目前已經觀察到下面的模式:

  • 女性與男性工程師的代表性會根據次領域而不同。生物醫學、環境和農業工程領域的女性比例最多,而機械和電器工程的男性比例最多——見歐盟和美國的圖表 (NSF, 2011; EU-EGGE, 2009; Gibbons, 2009; PROMETEA, 2006)。女性與男性於科學次領域和醫學專業的代表性,見 差異.

                  
     

  • 近年來,大學逐漸增加跨學科的比例。由於女性相較於男性較能跨越傳統部門和領域,許多女性似乎變成這項發展的最前線。舉例來說,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科系的教職員中,相較於只有15%的男性教授而言,有26%的女性教授主持聯合任務(或兩個不同部門或機構的任務)(National Academies, 2006)。現有證據顯示這種模式同時出現於美國和歐洲 (Castaño 等人,2010; Rhoten 等人,2007; Beraud, 2003)。我們無法得知女性湧入跨學科領域是否是職業生涯選擇,還是因為「傳統」領域的選擇有限所致。
  • 研究顯示,許多女孩和年輕女性都同時因為工程師的形象和傳統工程教育狹隘地僅著重於數學和科學,因而被勸阻不要追求工程職業生涯——特別是在將技術科學大量標示為「陽剛」以及將社會科學標示為「陰柔」的文化中 (Faulkner, 2000)。這個做法相當不符合實際的工程作業,因為工程其實需要社交技巧,例如:團隊合作及溝通,技術科學亦是如此。有一個強烈的論點提到,如果工程形象和教育能在強調工程學的技術時同時強調其社會層面,會有愈來愈多的女性(可以說是除了男性之外)受到工程學的吸引 (Nation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 2008; Sagebiel 等人, 2008; Faulkner, 2007)。

性別化創新 2:由女性控制的HIV預防

雖然Szeri實驗室進行的流體力學研究有許多應用,但Szeri對開發由女性控制的HIV殺菌劑特別感興趣。

全世界約有三千三百萬人感染HIV;其中68%的HIV感染和72%的HIV相關死亡出現於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地區。這個區域的HIV感染盛行率約是世界平均值的6倍。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年齡15-24歲的年輕女性有特別高的HIV盛行率——約是其他同齡男性的8倍。HIV盛行於因女性從屬地位而較難爭取安全性行為的地區 (Gilbert 等人,2010; Murray, 2008; UNAIDS, 2010)。目前女用保險套是唯一由女性控制預防HIV的選擇,但是這種方法很容易被偵測到,因而需要徵求伴侶的同意。而且這種方法不易取得也比男用保險套昂貴 (Mack 等人,2010)—見方法。

方法:形成研究問題

創意性創新的最大潛力在於提出新的問題。考量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或是檢查關於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的假設可以促使研究人員「看見」能開拓新疑問的新問題。反過來說,這可以將過去一直被忽略的問題引領至研究先端,並為開發開啟新的機會 (Nieuwenhoven 等人,2010)。在這種情況下,了解某些女性高HIV發生率背後的原因使得Szeri和他的團隊形成以開發女性專屬科技為主的研究問題——設計具有HIV殺菌效果的陰道凝膠。

 

Szeri和他的同事過去希望開發由女性控制的HIV殺菌劑來協助女性,特別是在無法向性行為說「不」或是無法仰賴伴侶安全使用保險套的文化 (Szeri, 2009)。許多殺菌劑都仍未開發;有些被設計用來防止HIV感染以外的疾病傳播,有些則是傾向於做為避孕用 (Harrison, 2003)。

由於殺菌劑的效果取決於陰道覆蓋的完整性和耐久性,Szeri的實驗室研究凝膠於腔內的流動狀態。這些特質取決於凝膠攜帶殺菌劑的物理特性(例如:黏性)(Szeri 等人,2008)。Szeri的團隊正在尋找具有理想物理特質的凝膠。

目前尚未有市售的HIV殺菌劑。數種殺菌劑成分的臨床試驗結果皆顯示其效果有限,在某些個案中甚至引起安全性疑慮 (McCormack 等人,2010; McCoy 等人,2010)。

性別化創新 3:分析與社會性別交織的因子,以改善殺菌劑

當由女性控制的HIV預防方法之潛在好處顯而易見時,它並不遵循這項科技適用於所有女性或不適用於所有男性的規則。社會性別本質上的差異顯示事實並非如此。解決性行為的多樣性和HIV流行病學特別呈現了新的問題和新的開發途徑 (見 Method)。

方法:分析與生理/社會性別交織的因子

工程師可以系統性分析其他與生物生理性別和社會文化社會性別關係交織的社會因子,例如:地理位置、社經地位、性取向等,藉此改善產品。多數與HIV殺菌劑有關的工程作業發生在已開發國家,但是這類產品未來的可能使用者主要居住於開發中國家 (Ramjee 等人,2000)。

 

分析陰陽人社會性別的社會因子揭露了以下事實:

  1. 跨文化性行為的差異。 需要研究來調查殺菌劑凝膠在不同文化背景的接受程度 (Moon 等人,2002)。這種凝膠有殺菌和避孕效果,但也可做為潤滑劑。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一些區域,乾燥性行為的方式——用草本植物或傳統藥草維持陰道乾燥——是很流行的。舉例來說,一項針對居住於尚比亞首都Lusaka 812位女性的研究顯示,約65%的女性終生使用傳統藥草進行乾燥性行為,報告指出目前仍約有50%的女性使用這種行為 (Mbikusita-Lewanika 等人,2010)。這些行為與低社經地位和低教育程度有關,而且最常見於伴侶偏好乾燥性行為的女性之間 (Reddy 等人,2009)。由於這種乾燥行為在行房時會增加傷口撕裂的危險,也因此增加了HIV傳播的危險 (Feinstein 等人,2001; Gilbert 等人,2010)。預防HIV時,需要跨學科的合作來探索文化習俗和生物物理功能的交集。
  2. 國際HIV流行病學之不同。

    國際HIV感染率皆有不同。舉例來說,最近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的HIV發生率報告顯示黑人女性的新感染率為白人女性的14.7倍;黑人男性也不成比例地受到影響。

    再者,在美國,約57%的HIV感染來自於男性間的性行為,即便男男性行為 (MSM) 只約佔美國的人口的2% (CDC, 2009a)。HIV殺菌劑的效果也在直腸中檢測,就是希望能創造男男性行為的屏障方法——這種方法不需伴侶的同意或理解 (Harrison 等人,2003)。

結論

研究優先次序不只是決定研究什麼主題和設計什麼產品——它們對誰將進行研究有深遠的影響。以HIV殺菌劑來說,改善女性和男性健康的相關研究優先次序增加了Szeri實驗室女性的代表性。這些女性原已選擇工程職業生涯,但是也可能在工程領域內改變研究優先次序。整體看來即增加了整個領域的女性代表性。

下一步

未來的研究可能調查研究優先次序的改變如何與受雇人員的參與率產生關聯。反之亦然。

  1. 哪些資料可以用來回答這類問題?
  2. 這方面的調查對未來研究資金的影響為何?


參考資料

Beraud, A. (2003). A European Research Study on Women and Engineering Education (2001-2002): Potentials of Interdisciplinary Courses in Engineering, Information Technology, Natural, and Socio-Economic Sciences in a Changing Society. European Journal of Engineering Education, 28 (4), 435-451.

Castaño, C., Müller, J., Gonzalez, A., & Palmen, R. (2010). Topic Report on Policy towards Gender Equity in Science and Research. Luxembourg: Publications Office of the European Union.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CDC). (2009a). Diagnoses of HIV Infection and AID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Dependant Areas, 2009. Washington, D.C.: Government Publishing Office (GPO).

European Commission Expert Group on Gender and Employment (EU-EGGE). (2009). Gender Segregation in the Labour Market: Root Causes, Implications, and Policy Responses in the European Union. Luxembourg: Publications Office of the European Union.

Faulkner, W. (2007). Nuts and Bolts and People: Gender-Troubled Engineering Identities. Social Studies of Science, 37 (3), 331-356.

Faulkner, W. (2000). The Power and the Pleasure? A Research Agenda for Making Gender Stick to Engineers. Science, Technology, and Human Values, 25 (1), 87-119

Feinstein, N., & Prentice, B. (2001). Gender and AIDS Almanac. Geneva: Joint United Nations Programme on HIV and AIDS (UNAIDS).

Gibbons, M. (2009). Engineering by the Numbers. In American Society for Engineering Education (ASEE) (Ed.), Profiles of Engineering and Engineering Technology Colleges, 2008, pp. 11-46. Washington, D.C.: ASEE.

Gilbert, L., & Selikow, A. (2010). HIV/AIDS and Gender. In Kuhlmann, E. & Annandale, E. (Eds.), The Palgrave Handbook of Gender and Healthcare., pp. 189-204. Basingstoke: Palgrave.

Harrison, P., Rosenberg, Z., & Bowcut, J. (2003). Topical Microbicides for Disease Prevention: Status and Challenges.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36 (10), 1290-1294.

Joint United Nations Programme on HIV and AIDS (UNAIDS). (2008). Report on the Global AIDS Epidemic. Geneva: United Nations Publications.

Mack, N., Grey, T., Amsterdam, A., Williamson, N., & Matta, C. (2010). Introducing Female Condoms to Female Sex Workers in Central America.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 on 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36 (3), 149-156.

Marchetti, M. & Raudma, T. (Eds). (2010). Stocktaking: 10 Years of “Women in Science” Policy by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1999-2009. Luxembourg: Publications Office of the European Union.

Mbikusita-Lewanika, M., Stephen, H., & Thomas, J. (2009). The Prevalence of the Use of ‘Dry Sex’ Traditional Medicines among Zambian Women and the Profiles of the Users. Psychology, Health, and Medicine, 14 (2), 227-238.

McCormack, S., Ramjee, G., Kamali, A., Rees, H., Crook, A., Gafos, M., Jentsch, U., Pool, R., Chisembele, M., Kapiga, S., Mutemwa, R., Vallely, A., Palanee, T., Sookrajh, Y., Lacey, C., Darbyshire, J., Grosskurth, H., Profy, A., Nunn, A., Hayes, R., & Weber, J. (2010). PRO2000 Vaginal Gel for Prevention of HIV-1 Infection (Microbicides Development Programme 301): A Phase III,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arallel-Group Trial. The Lancet, 376 (9749), 1329-1337.

McCoy, S., Watts, C., & Padian, N. (2010). Preventing HIV Infection: Turning the Tide for Young Women. The Lancet, 376 (9749), 1281-1282.

Moon, M., Khumalo-Sakutukwa, G., Heiman, J., Mbizvo, M., & Padian, N. (2002). Vaginal Microbicides for HIV/STI Prevention in Zimbabwe: What Key Informants Say. Journal of Transcultural Nursing, 1 (13), 19-23.

Murray, A. (2008). From Outrage to Courage: Women Taking Action for Health and Justice. Monroe: Common Courage Press.

National Academies. (2006). Beyond Bias and Barriers: Fulfilling the Potential of Women in Academic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ics Press.

Nation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 (2008). Changing the Conversation: Messages for Improving Public Understanding of Engineering. Washington, D. C.: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SF). (2011). Earned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S&E) Doctoral Degrees in Selected Regions and Locations, by Sex and Field: 1999 or Most Recent Year. Washington, D.C.: Government Publishing Office (GPO).

Nieuwenhoven, L., & Klinge, I. (2010). Scientific Excellence in Applying Sex- and Gender-Sensitive Methods in Biomedical and Health Research. Journal of Women’s Health, 19 (2), 313-321.

PROMETEA: Empowering Women Engineers in Industrial and Academic Research. (2006). Report on the State of the Art, Existing Quantitative Data, Identification of Gaps, and Methodological Overview. Luxembourg: Publications Office of the European Union.

Ramjee, G., Morar, N., Michela, A., Mukenge-Tshibaka, L., Vuylsteke, B., Ettiegne-Traore, V., Chandeying, V., Karim, S., & Van Damme, L. (2000). Challenges in the Conduct of Vaginal Microbicide Effectiveness Trials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AIDS Society, 14 (16), 2553-2557.

Reddy, P., Salerh-Onoya, D., Sifunda, S., Lang, D., Wingood, G., van den Borne, B., & Ruiter, R. (2009). Preference for Dry Sex, Condom Use, and Risk of Sexually-Transmitted Infection (STI) among HIV-Negative Black Women in the Western Cape Province, South Africa. 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Science, 105, 73-76.

Rhoten, D., & Pirfman, S. (2007). Women in Interdisciplinary Science: Exploring Preferences and Consequences. Research Policy, 36 (1), 56-75.

Rosser, S. (2008) Building Two-Way Streets to Implement Policies that Work for Gender and Science. In Schiebinger, L. (Ed.), Gendered Innovations in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pp. 182-197.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Sagebiel, F., Dahmen, J., Davidsson, B., Godfroy-Jenin, A., Rommes, E., Thaler, A., & Urbancikova, N. (2008). Motivations of Young People for Studying Science, 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 (SET): The Gender Perspective. Wuppertal: University of Wuppertal Press.

Schiebinger, L. (1989). The Mind has No Sex? Women in the Origins of Modern Science.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Szeri Lab. (2011). Research. http://szerilab.berkeley.edu/research.html

Szeri, A., Park, S., Verguet, S., Weiss, A., & Katz, D. (2008). A Model of Transluminal Flow of Anti-HIV Microbicide Vehicle: Combined Elastic Squeezing and Gravitational Sliding. Physics of Fluids, 20 (8), 083101-083111.

Szeri, A. (2009). Email communication with Schiebinger, L. (09/04/09).

UNAIDS. (2010). Report on the Global AIDS Epidemic. New York: Joint United Nations Programme on HIV/AIDS.

原文網頁連結,如對本網頁翻譯有問題,歡迎聯絡我們



政府、企業、贊助商和研究人員本身設定未來研究的優先次序。研究重點會根據各種社會義務和背景假設,例如:預期市場、籌資水平、說客以及有關社會性別的概念—什麼是男性和女性想要的、需要的,生理性別的生物功能為何,社會性別的社會和文化功能為何等等。

性別化創新:

機械工程教授和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院長Andrew Szeri在過去十年中,在其實驗室將研究重點從應用物理學改為著重於生物醫學工程。他主要研究流體力學。

研究重點的改變導致兩種性別化創新:首先是參與,也就是誰進行科學研究;其次是結果,產生的科學結果為何。首先,Szeri的研究戲劇性地增加了他實驗室中女性的人數。工程學是一個儘管國內和國際都已努力進行,女性仍為少數—約佔美國工程博士的14%。雖然許多現行方案都旨在增加女性的參與率,很少有人考慮過研究重點、籌資決策以及計畫目標如何影響女性與男性參與研究的比例。Szeri研究重點的變化導致他實驗室約一半的比例變為女性。他很開心—而且驚訝。他並未為了吸引女性而改變研究重點,但是事實上,他的研究改變的確吸引了女性。

其次,改變研究重點也拓展了流體力學的研究領域。雖然Szeri實驗室進行的流體機械學研究可以應用於許多地方,Szeri對由女性控制的HIV殺菌劑特別有興趣—特別是較無權向性行為說「不」或是無法仰賴伴侶安全使用保險套的文化。Szeri的實驗室開發了一種具殺菌效果的陰道凝膠。這個問題的物理特性是相當複雜的:這種凝膠需要與陰道完全接觸,而且不會因重力關係掉出陰道。如果需要的話,這種凝膠也有避孕的效果。

工程師也可以藉由分析與生理/社會性別交織的因子改善產品,包括地理位置、社經地位和性取向等。凝膠具有殺菌和避孕效果,但是它們也具有潤滑作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一些區域,乾燥性行為的方式—用草本植物或傳統藥草維持陰道乾燥—是存在的。需要跨學科的合作來探索預防HIV文化習俗和生物物理功能的交集。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TermsSite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