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成研究問題

原文網頁連結,如對本網頁翻譯有問題,歡迎聯絡我們



研究問題通常從研究的優先次序(見:重新思考研究優先次序與結果)以及構築該研究的概念和理論而來(見:重新思考概念與理論)。研究優先次序——以及概念和理論——會直接影響研究設計。它們的功能為: 

  1. 界定詢問的問題——以及透過暗示界定未詢問的問題 (例見案例研究:生理性別決定的遺傳學)。
  2. 構築研究設計與研究方法的選擇。

如同研發過程的其他階段,研究問題的選擇通常依——不論含蓄或明顯——與生理性別社會性別相關的假設而定(見方法:分析社會性別)。正如研究與研發過程的其他階段,新創的發展潛力奠基於嚴格審視潛藏於既有做法中,與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相關的證據(Bührer等人,2006; Schraudner 等人,2006; Schiebinger, 2008; Wylie 等人Klinge, 2010; IOM, 2010; Wajcman, 2010)。

分析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對研究問題生成的影響之關鍵問題:

  1. 在特定研發領域中,目前有關生理性別社會性別規範身分關係)之既有知識為何?

  2. 如果不分析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我們將無法知道哪些事?

  3. 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如何影響並限制該領域的研究問題?舉例來說,冠狀動脈血管造影術是評估冠狀動脈疾病的一項有效診斷工具,但是,此技術有出血的風險,且特別容易發生於女性患者。研究人員為了提昇血管造影術的安全,設計了新導管並取得專利,也改良了施行步驟,改由以橈動脈進行血管造影術而非股動脈。這項改變同時降低了女性與男性術後出血情況 (見案例研究:心臟病)。

  4. 有任何假設是根據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而形成的嗎?這些假設可以用可取得的證據解釋嗎?這些支持研究問題的假設能否禁得起嚴格驗證?舉例來說,對社會性別差異的文化預設可能引導企業行銷投向「特定性別」的產品——其中一例為特定性別的膝關節義肢——這未必是消費者的最佳選擇(見案例研究:膝蓋問題的去性別化)。

  5. 研究受試者中是否遺漏任何潛在相關的族群(例如:動物研究中的雌性動物、骨質疏鬆研究中的男性、汽車工程工業中的懷孕婦女)?(見案例研究:動物研究男性骨質疏鬆研究汽車碰撞試驗用的孕婦假人)。

  6. 什麼樣的研究問題能導向更堅實的研究設計和方法?舉例來說,在生理性別差異的研究中,遺傳學家已揭露了將雌性發育途徑描繪為「被動」的科學模型之缺點。藉由挑戰此被動性假設,研究人員對卵巢發育途徑提出了新的問題。新的研究發現顯示雌性與雄性發育皆為主動的基因傳導過程 (見案例研究:生理性別決定的遺傳學)。

參考資料

Bührer, S., Gruber, E., Hüsing, B., Kimpeler, S., Rainfurth, C., Schlomann, B., Schraudner, M., & Wehking, S. (2006). Wie Können Gender-Aspekte in Forschungsvorhaben Erkannt und Bewertet Werden? München: Fraunhofer.

Klinge, I., & Wiesemann, C. (Eds.) (2010). Sex and Gender in Biomedicine: Theories, Methodologies, and Results. Göttingen: Universitätsverlag.

Institute of Medicine (IOM). (2010). Women’s Health Research: Progress, Pitfalls, and Promise. Washington, D.C.: United States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Schiebinger, L. (Ed.) (2008). Gendered Innovations in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Schraudner, M., & Lukoschat, H. (Eds.) (2006). Gender als Innovationspotenzial in Forschung and Entwicklung. Karlsruhe: Fraunhofer Institut.

Wajcman, J. (2010). Feminist Theories of Technology. 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 34 (1), 143-152.

Wylie, A., & Conkey, M. (2007). Doing Archaeology as a Feminist. 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Method and Theory, 14 (3), 209-216.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TermsSite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