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 icon

住宅和鄰里設計:

分析社會性別

原文網頁連結,如對本網頁翻譯有問題,歡迎聯絡我們



議題

將性別分析運用在建築設計和城市規劃的過程中,能夠確保建築物與城市機能可以符合不同年齡層、家庭結構、職業、社會經濟地位以及照顧負擔的所有居民(不分男女)的需求(Sánchez de Madariaga et al., 2013)。

方法:分析社會性別

在建築與城市設計裡加入性別分析,並且結合照顧孩童、老人以及殘疾人士等議題來進行研究設計,可以讓住宅和鄰里的建設能更符合人們的日常需求。

性別化創新:

  1. 將性別的專業知識結合進住宅及鄰里的設計與評估裡,在目前進行得相當順利,特別是在歐洲地區,因為它能夠改善居民的居住條件,尤其是對於家長、孩童以及老人來說。

  2. 有性別意識的住宅及鄰里設計能夠改善行人的流動性,也能考慮到不同的年齡、照顧職責、體能的男性和女性,讓整個空間有更好的使用性。

前往完整案例研究

原文網頁連結,如對本網頁翻譯有問題,歡迎聯絡我們



議題
性別化創新 1:將性別專業融入住宅與鄰里的設計與評估
方法:重新思考優先次序與結果
性別化創新 2:具性別意識的住宅與鄰里設計
方法:分析社會性別
結論與下一步
 

議題

來自各領域的設計者、建築師與研究者已經表明性別角色與勞動分工會造成對於建築環境不一樣的需求。這些需求展現在各種尺度-個別建築物、鄰里、城市以及地區-還有各種範疇的都市建築上,例如住宅、公共設施、大眾交通、街道、開放空間、就業以及零售空間等 (Sánchez de Madariaga, 2004)。空間的性別分析已指出都市環境在許多面向強化性別規範,且無法平等對待女性和男性(Spain, 2002; Hayden, 2005)。在建築與計畫裡,幾近無察覺出來的性別預設,造成進入各個都市空間的不平等。儘管這個個案研究處理的是高收入國家的城市設計,但其中許多議題,包括公共空間的安全,或是水、能源、交通和基礎衛生設施的可及性等,亦成為開發中國家的高度優先議題 (Jarvis, 2009; Reeves et al., 2012)。

性別化創新 1:將性別專業融入住宅與鄰里的設計與評估

維也納在2009、2010年被評為「全球最佳居住品質城市」之一(Irschik et al., 2013)。性別分析對此一成就有所貢獻:過去二十年來,性別專業充分地融入在維也納的城市規劃中(Booth et al., 2001):

  • 1991 兩位維也納城市規劃者於展覽中描述了都市設計的性別面向,「誰擁有公共空間-女性在城市中的日常生活」。

  • 1992 維也納市議會成立了「女性辦公室」

  • 1998 都市規劃局成立了統籌辦公室,以規畫和建設與日常生活要求和女性特殊需求相適應的計畫 。

  • 2002 維也納指定第六行政區Mariahilf(瑪麗亞西弗區)為性別主流化的先導區域(pilot district),此區域嘗試將性別分析內化為都市計畫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Bauer, 2009; Kail et al., 2006 & 2007)

  • 2010 性別專家從原本的協同辦公室直接進入到「都市設計、公共工程及建築營造」的團隊。此一最終步驟讓維也納的性別專家進入到最核心的決策圈內,也能做出具影響力的決策。

方法:重新思考優先次序與結果

歐盟於1996年首先考慮性別主流化,並資助60個網絡計畫以努力發展都市計畫的社會性別分析 (Horelli et al., 2000; Roberts, 2013)。讓社會性別分析變成資助必要條件的政策擬定者和資助者,基本上提供了將社會性別具體標準整合進入住宅和鄰里計畫的平台。

 

方法:分析社會性別

地方、空間、和性別之間的關係是複雜的,並且涉及許多步驟:

  1. 評估過去都市設計做法:研究人員認為都市設計通常缺乏社會性別觀點,而且「無視於」群組間的差異,像是女性與男性之間、使用不同交通工具的群組之間、以及不同工作的群組之間。舉例來說,設計通常著重於「以消費者的態度居住[…]期待居住區域只實現一個功能,並且依居住區域的娛樂和休閒價值判斷」之正式就業者的需求。這樣的態度忽略了女性、居家工作男性和兒童與高齡照顧者的需求,以及「兒童、青少年和高齡者」的需求 (MOST-I, 2003; Ullmann, 2013)。

  2. 將主流性別分析融入設計(如上述性別化創新一所討論的)。

  3. 分析用戶和服務:設計師可以看不同族群如何使用關於有償工作、家庭生活和工作、社會關係、文化習俗以及休閒的空間。設計師也可以檢查居住於住宅單位之不同族群的需求,以及在那些單位服務之族群,例如:清潔工和維修人員的需求。

  4. 取得用戶意見:透過使用參與式研究技巧,設計師可以詢問用戶關於他們的日常生活經驗。研究人員可以使用各種方法,例如:調查、面談或觀察。

  5. 評估和計畫(如上述性別化創新一所討論的)。

 

維也納例子被其他歐陸國家所採用(Borbíró, 2011)。本文僅舉出幾個在都市設計與評估上將性別分析納入主流的其他國家案例:

  1. 在區域層級中,由歐盟的區域發展基金所支持的「中歐都市空間計畫」(UrbSpace),旨在透過都市公共空間的裝修,例如公園與廣場,改善中歐八個國家的都市環境(包括捷克、斯洛伐克、荷蘭匈牙利、奧地利、斯洛文尼亞、德國和意大利)(Rebstock et al., 2011)。UrbSpace計畫的策略為整合性別觀點於政策過程的每一階段-設計、實行、監測與評估(Scioneri et al., 2009)。為此,性別分析還被用於達成其他的目標:環境永續、民眾參與的規劃、都市空間的安全以及可及性(Stiles, 2010)。考量面向的摘要可以參考都市計畫與設計檢核單
  2. 在全國性層級中,英國皇家城市規劃學會(RTPI)創造了一個工具箱促進並推廣性別主流化(Greed, 2005 & 2006)。這個工具箱可支援資訊蒐集(例如:蒐集包括住宅負擔能力、交通運輸模式以及優先考量因素的性別區隔資料)與規劃(例如:開發新的項目以適用於不同的使用者)的功能(RTPI, 2007; Reeves, 2003 & 2005)。
性別分析已經成為規劃階段不可或缺的部分,而計畫的進展則以性別預算來評估(Scioneri et al., 2009)。

性別化創新 2:具性別意識的住宅與鄰里設計

都市設計者已經運用性別分析於計畫中,以協調改善「每一天的生活」品質之設計,包括住宅、公園以及大眾交通。這些創新設計有:

  1. 適合兒童以及老人照護的住宅:設計師認為那些傳統的都市設計分離了居住空間與商業空間,導致了住家離市場或學校之間有一大段距離。這些距離使得那些有照護責任又要工作的人壓力又更大了 (Sánchez de Madariaga, 2013)。此外,在這種設計之下,開車成為唯一選擇,使環境遭受到嚴重的挑戰(Blumenberg, 2004)-參考案例研究:氣候變遷。為了回應這些問題,都市設計者已經設計了在住宅的鄰近地區設有兒童與老人照護機構、生活必需品商店以及基本且重要的醫療機構。

    維也納的Frauen-Werk-Stadt I (FWS-I)計畫,由建築師以及Franziska Ullmann教授所創造。此計畫包含了359個住宅單元以及兒童照顧設施,目的就是為了將父母帶孩子去托兒所的移動距離降到最低。此舉不僅減輕了雙薪父母工作的壓力,也對環境更加友善。

    Franziska Ullmann Architect housing design plan

    FWS-I 計畫的規劃也設計了可以讓孩子在父母視線範圍內的室內工作環境(例如廚房)以及休閒區域,還有明亮的地下儲藏室供擺放嬰兒車、腳踏車以及其他沈重的物品(Ullmann, 2013)-見下圖。

    images from Magistrat der Stadt Wien and Irschik, cantilevered kitchens FWS-I 計畫也包含了商業空間供商店的進駐,此商業空間也包含了住宅、醫療機構以及警察局。使得每天的日常所需觸手可及,進一步地減少照顧者通勤的壓力 (MOST-I, 2003)。這是為「日常生活規模」設計之總體目標的一部分(Ruiz Sánchez, 2013)。

    大眾交通的設計對於老年人或者兒童照護也是關鍵所在。在維也納,研究顯示家庭主婦/夫、老年人以及兒童最常使用的交通工具就是他們的腳(Irschik, 2013)。維也納性別主流化試驗區域的街道規劃即擴大了人行道的寬度,增加推嬰兒車、使用輪椅以及運送大量貨物者的機動性(Schicker, 2008)。

    Vienna sidewalks support pedestrians


    在馬德里郊區的莫斯托雷斯河畔(Móstoles Sur)也設計得讓行人更容易到達公共廣場與地鐵站,為的就是達到讓「不同年齡、不同職業、需求不同的家庭結構…以及有車或沒車」的大眾(不分男女)都可以方便移動的目標(Ruiz Sánchez, 2013)。


  2. 關照不同生涯的住宅:

    都市設計者致力於設計更佳的城市環境提供人們居住生活。維也納的Frauen-Werk-Stadt II (FWS-II)計畫包含了兒童的遊戲間、社區青少年的交誼間、以及老人們的聚會地點(Irschik, 2013)。FWS-II計畫的「整合不同類型的公寓」提供「跨世代的生活」。小閣樓的單獨房間是為年輕人量身定做,其獨特之處即用創新的設計將空間充分利用-參考以下設計。

    mini loft by Margherita Spillutini FWSIIIn der Wiesen Generation Housing(為Ullmann在維也納的另一個計畫)兩者都設計為複合式的樓層,也包含了老人居住的公寓。人口變化-最明顯的即人口的老齡化-為目前都市設計中最大的挑戰(Burton et al., 2006)。隨著年齡世代的不同,性別比例也不同:多數的老年人是婦女,尤其在最老的年齡層中(Birch, 2011)。藉由結合一個地區複雜的公寓與價格,一個家庭可以選擇讓老人家住在同一棟建築物中而又非同居。而當居民逐漸年老,有需要時也可以在家額外聘請照護者。所有的建築是無障礙空間設計的,低窗台的設計讓坐在輪椅上或躺在床上的人可以看到綠色空間,是每天的日常活動之一(Ullmann, 2013)。In der Wiesen也將住宅空間混和辦公空間、商店以及各式服務,包括醫療。


結論與下一步

上述維也納的例子在此個案研究中強調了整合性別專家到城市的規劃中進行試驗計畫。例如Frauen-Werk-Stadt 計畫I, II以及In der Wiesen他們成功地結合了在住宅鄰里中日常生活以及照顧的任務。這些計畫都可以成為更大型規劃的範本。

在先導計畫之後,接下來將整合性別分析到城市區域區以及國家層級的規劃與預算中。也需要後續研究來瞭解都市結構如何與性別關係互動,以及這些差異會如何因時間、空間的不同而有所變化。



參考資料

Bauer, U.(2009). Gender Mainstreaming in Vienna: How the Gender Perspective Can Raise the Quality of Life in a Big City. Women and Gender Research, 18 (3-4), 64-72.

Birch, E. (2011). Design of Healthy Cities for Women. In Meleis, A., Birch, E., 7 Wachter, S. (Eds.), Women’s Health and the World’s Cities, pp. 73-92.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University Press.

Blumenberg, E. (2004). En-Gendering Effective Planning: Spatial Mismatch, Low-Income Women, and Transportation Policy.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lanning Association, 70 (3), 269-281.

Booth, C., & Gilroy, R. (2001). Gender-Aware Approaches to Local and Regional Development: Better-Practice Lessons from across Europe. Town Planning Review, 72 (2), 217-242.

Borbíró, F. (2011). “Dynamics of Gender Equality Institutions in Vienna: The Potential of a Feminist Neo-Institutionalist Explanation.” Paper Presented at the Sixth Annual European Consortium for Political Research (ECPR) Conference, Reykjavik.

Burton, E., & Mitchell, L. (2006). Inclusive Urban Design: Streets for Life. Oxford: Elsevier Architectural Press.

Greed, C. (2005). Making the Divided City Whole: Mainstreaming Gender into Planning in the United Kingdom. Tijdschrift voor Economische en Sociale Geografie, 97 (3), 267-280.

Greed, C. (2006). Institutional and Conceptual Barriers to the Adoption of Gender Mainstreaming Within Spatial Planning Departments in England. Planning Theory and Practice, 7(2), 179-197.

Hayden, D. (2005). What Would A Non-Sexist City Be Like? Speculations on Housing, Urban Design, and Human Work. In Fainstein, S., & Servon, L. (Eds.), Gender and Planning: A Reader, pp. 47-64. New Brunswick: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Horelli, L., Booth, C. and Gilroy, R. (2000). The EuroFEM Toolkit for Mobilising Women into Local and Regional Development, Revised version. Helsinki: Helsink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Irschik, E., & Kail, E. (2013). Vienna: Progress towards a Fair Shared City. In Sánchez de Madariaga, I., & Roberts, M. (Eds.), Fair Shared Cities: The Impact of Gender Planning in Europe, pp. 292-329. Ashgate, London.

Jarvis, H. and Kantor, P. (2009) Cities and Gender. London: Routledge.

Kail, E., & Prinz, C. (2006). Gender Mainstreaming (GM) Pilot District. Vienna: City of Vienna Municipal Directorate, City Planner’s Office.

Kail, E., & Irschik, E. (2007). Strategies for Action in Neighbourhood Mobility Design in Vienna - Gender Mainstreaming Pilot District Mariahilf. German Journal of Urban Studies, 46 (2).

Magistrat der Stadt Wien. (2012). Alltags- und Frauengerechter Wohnbau. www.wien.gv.at/stadtentwicklung/alltagundfrauen/wohnbau.html

MOST-I: Management of Social Transformations Phase I (2003). Frauen-Werk-Stadt - A Housing Project by and for Women in Vienna, Austria. Paris: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 MOST Clearing House Best Practices Database. www.unesco.org/most/westeu19.htm

Rebstock, M., Berding, J., Gather, M., Hudekova, Z., & Paulikova, M. (2011). Urban Spaces – Enhancing the Attractiveness and Quality of the Urban Environment: Work Package 5, Action 5.1.3, Methodology Plan for Good Planning and Designing of Urban Open Spaces. Erfurt: 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s, 17.

Reeves, D., Parfitt, B., & Archer, C. (2012). Gender and Urban Planning: Issues and Trends. Nairobi: United Nations Human Settlements Programme.

Reeves, D. (2003). Gender Equality and Plan Making: The Gender Mainstreaming Toolkit. London: Royal Town Planning Institute (RTPI).

Reeves, D. (2005). Planning for Diversity: Policy and Planning in a World of Difference. Abingdon: Routledge.

Roberts, M. (2013). Introduction: Concepts, Themes, and Issues in a Gendered Approach to Planning. In Sánchez de Madariaga, I., & Roberts, M. (Eds.), Fair Shared Cities: The Impact of Gender Planning in Europe, pp. 1-18. Ashgate, London.

Royal Town Planning Institute (RTPI). (2007). Gender and Spatial Planning: RTPI Good Practice Note Seven. London: RTPI.

RTPI. (2007). Gender and Spatial Planning: Good Practice Note 7. London: Royal Town Planning Institute.

Ruiz Sánchez, J. (2013). Planning Urban Complexity at the Scale of Everyday Life: Móstoles Sur, a New Quarter in Metropolitan Madrid. In Sánchez de Madariaga, I., & Roberts, M. (Eds.), Fair Shared Cities: The Impact of Gender Planning in Europe, pp. 402-414. Ashgate: London.

Sánchez de Madariaga, Inés (2004). Urbanismo con perspectiva de género, Fondo Social Europeo- Junta de Andalucía, Sevilla.

Sánchez de Madariaga, Inés and Marion Roberts (Eds.) (2013). Fair Shared Cities. The Impact of Gender Planning in Europe. Ashgate, London.

United Nations (UN). (2010). The 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Report. New York: UN Publications.

Scioneri, V., & Abluton, S. (2009). Urban Spaces – Enhancing the Attractiveness and Quality of the Urban Environment: Sub-Activity 3.2.3, Gender Aspects. Cuneo: Lamoro Agenziadi Sviluppo.

Stiles, R. (2010). Urban Spaces – Enhancing the Attractiveness and Quality of the Urban Environment: Joint Strategy Activity 3.3, A Guideline for Making Space. Vienn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p>

Ullmann, F. (2013). Choreography of Life: Two Pilot Projects of Social Housing in Vienna. In Sánchez de Madariaga, I., & Roberts, M. (Eds.), Fair Shared Cities: The Impact of Gender Planning in Europe, pp. 415-433. Ashgate, London-New York.

原文網頁連結,如對本網頁翻譯有問題,歡迎聯絡我們



住宅與鄰里設計:概括性的性別分析

傳統上大多會將城市分成住宅區及商業區,導致住宅、托兒所、商店、學校之間的距離都很遠,所以汽車通常會變成主要的交通工具,也因此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

性別化創新:

案例中的性別化創新是透過設計城市街區,結合住宅、托兒所、老人看護、並且提供日常所需的商店以及基本的醫療機構。

維也納被評選為「全球最佳居住城市」之一,圖示顯示出建築師Franziska Ullmann設計的創新城市街區,在其中有359戶人家。

Franziska Ullmann Architect housing design plan

重要特徵:

  1. 將兒童照護機構(橘色部分)設置在住宅街區裡,能夠大幅縮短父母親接送小孩的距離。
  2. 將民生用品商店(也是橘色部分)設置在住宅街區裡,如此一來生活所需可以輕易的獲得,也能進一步的減少交通運輸的需求,而住宅區裡也會提供醫療機構。
  3. 懸臂式的窗戶讓家長可以更方便的看顧在外面遊玩的孩子,這種窗戶也被運用在老年人的公寓,讓他們能夠享受社區生活。

在維也納的第二個計畫則指出住宅是會陪伴人們的一生或是橫跨幾個世代,一個綜合性的住宅通常會包含不同類型的公寓,有些提供給剛起步的年輕人,有些提供給家庭,有些則提供給老年人。透過結合一個地區複雜的公寓與價格,每個家庭都可以選擇讓老人家住在同一棟建築物中又不一定要同居。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double logo

 

TermsSite Map